北马其顿的第一场欧洲杯:一个混乱的国家足球如何凝聚人心

北马其顿的第一场欧洲杯:一个混乱的国家足球如何凝聚人心

北马其顿史上第一场欧洲国家杯,终究没能获胜,但是37岁传奇老将戈兰.潘德夫(Goran Pandev)追平比分的进球,为这个刚改名的国家,写下了历史新页。

1991年脱离南斯拉夫之后,「马其顿」这个国名一直是希腊的眼中钉。希腊人认为,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是希腊历史的一部分,名字不能由斯拉夫人拿去。而且,这个名称隐含斯拉夫人的「统一马其顿」主义,对于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地区恐有领土觊觎。到了2018年,马其顿与希腊达成普雷斯帕协议,隔年马其顿正式改名为「北马其顿」,换得希腊不再阻挠该国加入北约及欧盟。

在巴尔干半岛,球迷团体与政治主张经常密切联结。位于北马其顿首都斯措绳度科普里的瓦尔达足球队(FK Vardar),有个称为Komiti的球迷团体,被视为极端主义者。这个团体的前任领钟拉导者,后来成为右翼政党VMRO-DPMNE的国会议员。在普雷斯帕协议签署之后,Komiti成员出先放蜷来抗议,反对任何更改国名的妥协。

至于希腊,不满普雷斯帕协议的民众并没有比较少。2018年,希腊马其顿地区的球队PAOK,在欧冠附加赛对战本菲卡的时候,球迷借此机会出来抗议,因为他们认为「北马其顿」代表的是希腊马其顿地区的北部,不该成为邻国的名字。

北马其顿的足球所面对的不只是外部的困境,内部的民族问题也相当棘手。这个国家的人口以马其顿民族(斯拉夫人)为主,但是还有四分之一人口属于阿尔巴尼亚民族。1996年参加首场世界杯资格赛的时候,14名上场球员清一色都是马其顿民族,长期阿尔巴尼亚民族少有表现机会。球员之间的民族问题一直很严重,经常气氛紧张,在更衣室也会意见不合。至于国内不同民族所主导的球队,球迷之间也常有冲突,甚至发生杀人案件。

阿尔巴尼亚人在北马其顿足球的地位,近年来总算有所提升。有个原因是阿尔巴尼亚人的球队踢出佳绩,例如今年联赛冠军斯肯迪亚(FK Shkendija),在四年内拿了三次冠军,去年欧霸资格赛和热刺交手。

过去,北马其顿国家足球队的表现,就如国家的经济状况一样,在欧洲属于后段班。该国的马其顿人支持延续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队,阿尔巴尼亚人则支持阿尔巴尼亚或者科索沃。自己国家的代表队,则很难获得认同。

在这个缺乏认同的国家,现任总教练安格洛夫斯基(Igor Angelovski)似乎借着足球,试着重塑国家的团结。2015年上任后,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拜访老将潘德夫。潘德夫原已从国际赛退休,但是安格洛夫斯基认为他是国家的英雄人物,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当队长。安格洛夫斯基亲自前往意大利,和潘德夫商谈国家队的未来。

接着,安格洛夫斯基努力化解国家队内部的民族问题。他在第一次会议上,就告诉球员们:

国家队的球衣不易受到尊重,可见这个国家的处境艰难。但是他们从足球创造了凝聚人们的可能。近期,北马其顿国家队一鸣惊人,不但踢进欧国杯,今年3月还在世界杯资格赛击败德国,令人惊叹。

这次欧洲国家杯没有希腊,也没有塞尔维亚,反而有北马其顿。北马其顿第一场比赛对上奥地利,攻守皆有不错的演出。比赛第28分钟,奥地利后卫发生重大失误,清球踢到自己人身上而回弹,守门员扑救却让球脱手。此时,重出江湖的英雄人物潘德夫,迅速上前截到球,顺利踢进空门,追平比分。两队僵持到比赛尾声,可惜北马其顿最后遭对手连进两球,以失败作收。

有人说,以潘德夫在北马其顿的地位,如果想选总统大概有机会选上。他已经37岁却为国家队再次出征,并且取得队史第一个欧洲国家杯进球。北马其顿虽然输球,但是我们可以猜想,在缺乏认同的北马其顿,或许能继续发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ialsdc.com/,北马其顿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