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飘香格鲁吉亚

红酒飘香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的土地远远称不上广袤无垠,但是这里的葡萄生长面积之大,品种之繁盛,让人叹为观止。格鲁吉亚的葡萄种类超过500,是世界上葡萄品种最多的国家,其中适宜酿酒的有30多种。最有名的有日卡齐特里、萨别拉维、齐兹卡等。尽管格鲁吉亚在历史上数次遭遇侵略者铁蹄的践踏,然而,这片土地上生长的葡萄,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翻开开格鲁吉亚卷轶浩繁的史册,可以找到有关格鲁吉亚是葡萄酒发源地的记载。格鲁吉亚的葡萄种植和酿酒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末至公元前3000年初。看来,如今欧洲著名的葡萄酒之国法兰西,其葡萄也是来自格鲁吉亚的舶来品呢。

这或许不是空穴来风。考古学家在格鲁吉亚的不少古堡、皇宫的遗址处都发现了深埋地下的大酒桶。此外,还有语言学上的证据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ialsdc.com/,格鲁吉亚队英语、法语、德语和俄语中葡萄酒一词都是根据格鲁吉亚语来的。对于本国葡萄的格鲁吉亚源头,许多国家并未刻意遮掩。至今,西欧和中东一些国家的葡萄品种还保留了它们原有的格鲁吉亚发音。

传说当年亚述人占领任何一个地方,臣服国家都要献上黄金,但格鲁吉亚是唯一的例外。他们可以用红酒代替贡赋。当然,遭外族蹂躏是屈辱的,但格鲁吉亚的葡萄酒享受了与黄金同等的礼遇,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格鲁吉亚红酒的名声在十月革命以前达到了顶点,许多西方国家的大型盛宴都以格鲁吉亚葡萄酒来招待最尊贵的客人。在众多国家博览会上,它也屡屡折桂。苏联成立后,格鲁吉亚葡萄酒遭遇了发展中的低潮。原本是世界葡萄种植和酿酒业发展如火如荼的时期,但格鲁吉亚酒却处于与世隔绝中,笼罩周围的光环,也逐渐黯淡下来。

1921年,该国的葡萄酒曾被禁止出口,世界失去了来自格鲁吉亚的美酒。更令人惋惜的是,风靡当时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将酒匠的注意力从酒品转向了酒产量。不少著名的酿酒师或是屈从,或是改行,或是远走异国他乡。

据说,两个格鲁吉亚农夫见面寒暄,首先谈的是自家的葡萄,然后才是女人孩子和其他家事。对他们来说,最牵肠挂肚的永远是葡萄酒。借用唐朝大诗人刘禹锡的一句诗:“种此如种玉,酿之成美酒,尽日饮不足……”

格鲁吉亚人生性善饮、好客。传说中,上帝要把世界上的土地分给人类。格鲁吉亚人因为贪杯而迟到了,所有的土地都分割殆尽。豁达乐观的格鲁吉亚人没有失望,他们邀请上帝和其他的人一起喝酒,为上帝祝福。上帝被他们感动,将原本留给自己的那片最好的土地馈赠给他们。

现实生活中的格鲁吉亚人,同样以好客大度闻名。每逢客人到家,他们总要拿出自家私藏的最好红酒,与客人分享。他们对传统习俗的保留和发扬,也令人钦佩。走进格鲁吉亚的红酒博物馆,你会看到修剪葡萄藤的专用器具,盛放葡萄酒的美丽酒具等。而记录葡萄收割、美酒酿制仪式的壁画,更让人眼花缭乱。

格鲁吉亚人不怕外族的入侵,信心和坚韧,是反对一切侵略最好的武器。但是他们对波斯帝国的侵略,最铭心刻骨。因为波斯人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发现对百姓动武不能摧毁意志,就开始破坏被格鲁吉亚人看得比生命还重的葡萄园。“还我葡萄藤,我即使被活埋在沙土中也死而无憾……”这句脍炙人口的句子或许就来自当时吧。

格鲁吉亚人的长寿举世闻名,当然,格鲁吉亚红酒功不可没。因为酒中含有丰富的铁质。对于健康者来说,葡萄酒是预防疾病的最好良药;对于染疾的病人,酒则是加速康复的催化剂。在风景宜人的葡萄酒产地,葡萄酒疗法更是令人耳目一新。

美国著名舞蹈家邓肯因为与俄罗斯天才诗人叶塞宁的恋情,跟格鲁吉亚的红酒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她曾多次到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旅游。“有着美丽黑眼睛的土著、芳醇馥郁的葡萄酒、层峦叠嶂的郊野”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的高加索共和国主席埃尔耶阿瓦专程陪她见识了真正的格鲁吉亚酒店。一桶桶堆积如山的高加索红酒,穿梭其间的店主好似一位酒神,席间,殷红的葡萄酒配上驰名世界的高加索肉串。能歌善舞的格鲁吉亚男子在顶着酒桶,舞起来。邓肯抱怨道,她无法抵挡热气腾腾的肉饼和醉人的葡萄酒的诱惑,体重又上升了。

格鲁吉亚酒非常适合俄罗斯人的口味,这也是葡萄酒鉴赏家们普遍喜欢格鲁吉亚的原因。据一家权威民调机构公布的数据,喝葡萄酒的俄罗斯消费者中有12%的人更喜欢喝格鲁吉亚葡萄酒,而收入更高的莫斯科人中,这一比例高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