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26军失利上级怒到撤其番号军长:这是毛主席定的

长津湖战役:26军失利上级怒到撤其番号军长:这是毛主席定的

在长津湖战役中,第九兵团的26军因为在战前准备不够,加上天寒地冻的环境影响,26军没有完成预期的任务。但志愿军战士们顶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还是艰难赢得了战役胜利。因为没完成预期任务,军长张仁初被司令员宋时轮狠狠训斥,这训斥没问题,大男子汉顶得住,

番号是一个部队的灵魂,它记载着部队前辈的辉煌历史,是部队的精神核心。张仁初觉得撤番号的决定太过荒谬,番号撤了他该如何与前辈交代?

别看张仁初在平时斯文如书生,实际上在战场上他身上的那股劲比谁都要强,在关键问题上更是不会退让,他因为这种性格得了个“张疯子”的绰号。

张仁初气急败坏走到一个作战地图前,拿着指挥棒就开始与宋时轮据理力争。张仁初指出宋时轮在战术指挥上存在的问题,在番号一事上更是态度坚决,表示“这番号是毛主席亲定,你宋司令可没权撤掉。”

对于第九兵团的失败,宋时轮心里也是有着万般感伤,他会说出撤番的话也是被气到了。宋时轮脾气本来也不好,见这“张疯子”跟自己对呛,宋时轮有些恼怒想继续批评惩罚张仁初。好在彭老总一句话打断了两人的争吵,“宋时轮不要辩了,错误面前没有真理。”

战役的失败确实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但现在追究责任没有意义,当务之急是总结出战术指挥的优缺点,这样才能避免下次的失败。

这场战役的参与方有20军,27军,26军,为何战役失败后宋时轮独独追究26军的责任,他为何咬着张仁初不放呢?

主要原因是第九兵团的20军,27军在长津湖完成对美陆军的战场优势后正乘胜追击,而当时两军几场战斗下来战损严重,已经没有足够能力追击逃逸的美军,而26军姗姗来迟没有完成对美军的包围圈,使得美王牌部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成功撤退。

在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日,20军,27军团灭了美军的几个师属炮兵营,而这时候美军见战场形势不利便开始撤退。美军有轰炸机,坦克装甲的掩护,撤退速度相当之快。虽然20军,27军已经尽力追击,但无奈于战损严重疲乏无力,让美陆军一师在古土里成功撤退。

而26军在12月6日才姗姗来迟,尽管努力追击了,但奈何于美军有大量的运输汽车,26军所以没能追上。如果26军行军速度再快一点,说不定便能够成功阻止美军的撤退。这便是宋时轮对张仁初那么气愤的原因所在。

其实26军会姗姗来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在后方港口等待苏联武器的补给,加上我军运输车不够,所以行军速度相较美军慢上不少,这就是后勤差距的弊端所在。

所以说司令员宋时轮会训斥张仁初也是事出有因,而张仁初的委屈也是同样如此。这场战役能达到逼退美军的地步,也是相当不容易了。

值得一提的是张仁初对宋时轮扯番号气话的回应,那叫一个有底气,他说26军番号是毛主席钦定,你不能撤。

26军有什么光辉荣耀的故事吗?26军前身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在那时候是野战军能力最强的纵队之一,它在过去立下了赫赫战功。

鲁中军区与其他部队在鲁南战役中,因歼灭国军第一快速纵队而声名大噪,鲁中军区的部队经过多次战斗的磨砺,成为了能攻坚能打胜仗的一支强力部队。之后鲁中军区主力被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

时任司令员的王建安,参谋长张仁初开始参与到了兵团作战中,并显露锋芒。之后第八纵队开始频繁打胜仗,在莱芜战役中歼灭国军一个师,在孟良崮战役中友攻克了桃花山等战略要地。

后来到了豫苏皖又攻克国军的保安部队,在陇海铁路一战中又贡献颇多,助力其他部队攻陷了野鸡岗,曲黄车站。

在司令员王建安的带领下,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成为了我军部队里,真正能打胜仗打硬仗的中流砥柱。而王建安也因突出贡献高升,之后第八纵队便交给了张仁初领导。

后来在淮海战役中,第八纵队展现了身为王牌部队的能耐,它拿下运河铁桥抢下首功,为其他部队灌注了胜利的信心,

在1949年2月,第八纵队正式拥有了自己的番号,也就是第26军。之后26军又转战各地一次又一次创造胜利的奇迹。在渡江战役中歼灭国军某师四千多人,在上海战役中又做出重大成绩,昆山的攻克26军就付出了很大努力,

26军在解放战争中做出的战绩非常突出,其中有1500位战斗模范,百余个模范班等英雄团体。

26军只要得到上级命令的任务,无论有多难他们都能顺利完成任务,这支部队为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1948年毛主席把杂乱的全军统一规划为第一军到第七十军,而这也是张仁初所称番号由毛主席钦定的由来。

其实26军的番号和其他部队没有什么区别,张仁初那番话也是一个犀利的狠线年的授衔仪式上,毛主席曾拉住张仁初说

腊子口一战打得好啊。其实两人的缘分很早就开始了,最开始始于红军长征路上。

。他带着部队从悬崖上去绕到了敌军部队背后,给敌军来了一个措手不及,结果轻松拿下了腊子口。毛主席也因为这一战对山东的张仁初留有印象,他曾说张仁初是个特别能打仗的人。后来毛主席正好有机会去山东视察,但那时候张仁初并不在山东,谁知道毛主席后来腾出时间亲自去见了张仁初。张仁初名声大噪的契机是直罗镇战役,1935年11月,毛主席带军来到了陕北,陕北地方比较贫困,而部队当时面临食物短缺的问题,毛主席只能向人借钱。这时候恰逢东北军来此骚扰,毛主席决定歼灭这群敌人。

于是他跨身上马,不顾严寒的低温,不顾迎面而来的子弹,如雷霆战士一般带着战士们就冲了过去。

东北军没想到会有人如此疯狂一时方寸大乱,结果张仁初抓住这个机会突入敌阵,打赢了这场战斗,张仁初张疯子的绰号便是由此而来。张仁初作战就是讲究一个勇猛,他每次上战场几乎都是在地狱口徘徊。

那时候战场上医疗条件落后,医务人员只能用盐水为他消毒后就缝合了伤口,张仁初大难不死活了下来。

张仁初这般勇猛激进的战斗方式,让敌人听到就害怕。张仁初后来改善了自己激进的战斗方式,逐渐收敛自己的脾气这才成为了合格的战士。26军就是一步步从没有名气的部队,不断以一个个战场实绩震惊世人,最终成为了我军的王牌部队。而26军的出名,王建安张仁初等人是做出了重要贡献的。

在抗美援朝的战争中,26军做出了不朽的贡献,整军共计歼灭敌人三万八千多人。这在其他入朝部队中,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的。

当时志愿军面对的敌人,是武装到了牙齿的联合国军队,他们有着飞机大炮,解放战争中的国军与之相比,便好比是散兵游勇了。倒是志愿军即便是在武器装备整体差上一个层次的情况下,仍是靠着作战勇猛打败了对方。张仁初率领第九兵团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真的可以说一个精兵猛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ialsdc.com/,摩尔多瓦队